【亲历监察体制改革】转隶后的第一次谈话

时间:2018-01-02 17:09   
【字体: 】      打印

 “这事与我无关,我只负责拆迁协议的书面审查,况且那时候一天要签几百份协议,出点小问题正常吧,难道你们就能保证工作中不会出点小问题?”这是在某乡政府工作的李某被约谈时,突然抛出的一句反问。

面对这句反问,我一时语塞,尴尬地转过头对着陈主任,转隶前讯问犯罪嫌疑人时,遇到讯问对象的狡辩,我肯定会跟他们“较量”一番,因为那已是罪证确凿,强弩之末,面对这种“小问题”我反而无言以对了。

陈主任看出了我的无奈,朝我使了个眼神,将脸一沉,对着李某严肃地说:“你工作上出了问题,虽然是小问题,如果你不当回事,放任自流,久而久之,就会形成一种习惯,小问题也会变成大问题。”

“难道你愿意选择走在错误的边沿,进而跌落悬崖,无法挽救吗?组织上信任你,所以才让你负责拆迁这项工作任务,你怎么能辜负组织和群众对你的信任呢?”陈主任一连串的发句,不但使李某哑口无言,也让我心头为之一震。

谈话结束后,陈主任笑着问我:“小方,是不是觉得纪委办案都是在查些‘鸡毛蒜皮’的小事啊?”

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,就自然地点了点头。

“抓早抓小,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,防止党员干部的小问题演变成大错误,这就是我们常讲的准确运用监督执纪‘四种形态’”陈主任解释道。

陈主任的这番解释让我想起了《韩非子·六反》里的一句话:“故母厚爱处,子多败,推爱也;父薄爱教笞,子多善,用严也”, 说的是“严即爱,松即害”的道理。是啊,落实管党治党责任,就应该要抓早抓小,把纪律与规矩作为管党治党的尺子立起来、挺起来、严起来,才能让党员干部知敬畏、明底线、守规矩。坚持从严管理、纪在法前,是对党员干部最好的关爱和保护。

这是我转隶后参加的第一次谈话,牛刀初试后,我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。转隶前是“唯大案要案论英雄”,转隶后我觉得“小问题也会有大危害”。要想让严重违纪、涉嫌违法成为极极少数,就要正确认识“小毛病”与“大问题”、“轻处分”与“重处理”、“极极少数”与“绝大多数”的辩证统一关系,经常用起“抓早抓小、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”的治病良方,做到既要治标,更要治本。学思践悟,牛刀才不会生锈斑。(蚌山区纪委纪检监察二室方结阳)

加入收藏 | 分享到: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